游泳小将失落受阿信鼓励长相酷似登娱乐频道(图)_综

2018-10-03

  阿信力挺 抚平失落

  当外教戴维把伦敦奥运会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铜牌交到戴骏(微博)手上时,那已经是比赛结束后一天。“没能上决赛肯定遗憾,但这枚铜牌还是很宝贵。一回上海我就把它收到家里去了。”按照奥运会的规定,虽然没能上接力决赛,但代表中国队参加预赛的戴骏也从伦敦带回了一枚铜牌。

  其实,国际大赛上接力项目的队内竞争向来激烈,以伦敦奥运会来说,中国队内就有孙杨(微博)、郝运(微博)、蒋海琦、戴骏、李昀琦(微博)和吕志武(微博)这6位核心队员。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预赛时,中国队派出的是戴骏、蒋海琦、李昀琦和吕志武,孙杨和郝运被策略性保留。对预赛四人组来说,他们要争取的实际上是“4进2”的机会。

  “我在(预赛)四个人里排第三,比前面一位蒋海琦差0.14秒,没选上心里觉得遗憾,当替补的滋味肯定不一样。不过谁快派谁上,对大家来说是公平的,所以……还好吧。”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戴骏承认那天在伦敦水上中心比完接力预赛后整个人的心情就跌落了下去。“所以没想到后来会在微博上有那样的互动。”什么样的互动?如果你是五月天歌迷的话,对在伦敦奥运会期间发生的这一段儿肯定早有所耳闻。

  “一开始是有网友说我跟五月天的阿信长得像,我转发了那条微博,说自己一直是五月天的歌迷。那天晚上我在奥运村里看了接力决赛,然后就休息了。第二天一起床,阿信居然在微博里提到我了,说自己最近比较忙,又要开演唱会,还要抽空‘参加奥运会’。哈,网络真是太给力了,他们居然注意到我了,还给我加油。因为在接力后面我还要参加1500米自由泳的比赛。”戴骏说道。

  身为五月天的忠实歌迷,戴骏说自己特别感谢他们,“真是没有比这更巧的了,正好在一个低潮的时候,他们给了我意想不到的鼓励和安慰。所以等到(接力决赛)第二天,我觉得自己就缓过来了,拿到铜牌的时候很开心。”在众多网友的“接力”下,一直等到戴骏返沪后那几条互动微博还在很有生命力地被转发着。

  怎么上娱乐频道了?

  东方体育:伦敦奥运会期间,关于你的最大新闻居然和体育不那么沾边,都在说你和阿信的相似度,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吗?

  戴骏:没有。虽然以前也有人说过像,但就是几个朋友会说,不像这次,好多人都知道了。我妈就这事还问过我,她说“儿子我是不是看错台啦,你怎么会上娱乐频道了。”

  东方体育:你和阿信,你自己觉得相像吗?

  戴骏:还好吧。假如我戴框架眼镜可能就不大像了,戴隐形眼镜可能就像一点。

  东方体育:你现在很少戴框架眼镜了吧?

  戴骏:我有400度近视,眼镜肯定是要戴的。训练时因为还要戴泳镜,所以肯定得戴隐形的,那平时在基地里不用见什么人的时候就会戴框架,方便嘛。

  东方体育:未来等你退役了,你觉得自己会留在游泳这一行吗?

  戴骏:这不好说,还早嘛。(会考虑当教练吗?)不会,我不想当教练,因为教练这工作太辛苦了。我们几乎每天和教练处在一起,太知道这工作的辛苦程度了,我觉得自己干不了。

  集体生活 自得其乐

  6年前,戴骏还在上初二,有一天听说上海游泳队来选小队员了,于是他就被区游泳队的教练推荐了出去。那年是2006年,戴骏被初来乍到的外教戴维?莱尔相中,就此成为了上海队的一员。与他一同被选中的还有蒋海琦和陈程(微博),这么些年来他们不仅是队友,而且还是同一屋檐下的室友。

  “一开始跟着戴维训练是有点不习惯,外教嘛,以前都没接触过。而且那时戴维一点中文对话能力都没有,交流全都要靠副教(戴维的妻子及助教付琦)。现在好多了,至少训练的事我们交流起来一点困难也没有。”戴骏是戴维来到上海后带的第一批游泳选手,一直带到今天,也正是在戴维的建议下,戴骏把主项从仰泳转到了长距离自由泳。

  对自小生活在市区的孩子来说,一下子搬进地处偏远的东方绿舟基地,怎么着都得经历一番磨合吧?记者把这问题提给戴骏,他的回答却让人有些意外。

  “刚进队的时候大家都还小嘛,感觉特别新鲜。像蒋海琦、陈程我们这几个,以前参赛时也都认识,所以住进一间寝室后大家很合得来。那时寝室里没电脑,也没网络,但大家一点不闷,一点不嫌累,每天都像有说不完的话。可能是过了蛮久之后新鲜劲儿才过去的,但到那时候生活方面也都适应了。”

  魔方高手 吉他玩家

  好多运动员在谈及平日的训练生活时都会用“很平淡”来形容。其实这也正常,拿游泳队来说,在基地里训练时过的是“5天半节奏”――只有从周六中午开始到周日晚间的那段时间才能离开基地――而在赴外地或国外特训时,他们更要把有限的时间扑在如何自我提升上,几乎没有当观光客的机会。然而在这一片平淡中,戴骏却把业余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戴骏说自己的业余爱好是“一阵一阵(变化)的”,而从现在往回倒数,次序正好是电吉他、民谣吉他和3×3的魔方。

  “每天训练完了或者在搭车往返的路上,大家都会做点喜欢的事,像看视频、打游戏、听音乐那些,和电脑、手机的接触比较多。但对那些,我的兴趣就不大。两年前吧,有一次拿到个魔方,试着去解但没解开,结果就钻进去了,心想‘我还就不信(解不开)了’。自己上网找视频,边看边学,从20多分钟解一个到5分钟、1分钟、30秒、十几秒。最迷那阵子,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带个魔方,有空就玩几下。”戴军说自己再练下去没准能更快,向专业级的10秒大关逼近,不过后来因为喜欢上了民谣吉他,所以这旧爱便搁下了。“现在生疏多了,大概要30多秒才行吧。”

  说是爱音乐,迷吉他,但不管是之前的民谣吉他还是“现在进行时”的电吉他,戴骏的学习方式都是偶尔去上堂课,其余时间自个儿琢磨。“一开始喜欢民谣吉他,但民谣吉他通常都是边弹边唱的,我唱得不好,所以现在就转了。寝室地方比较小,民谣吉他都已经被我带回家了。”

  说起位于东方绿舟体育训练基地里的队员宿舍,戴骏、蒋海琦和陈程这三位可是从一进上海队就当了室友。在同一屋檐下的蒋海琦看来,兄弟间多年的默契可不是盖的,“不管他玩什么吉他,我们在寝室里都可以做到互不打扰,各玩各的。”本版撰稿 本报记者 章丽倩

分享到: 微博推荐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