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华媒:日本新闻自由度严重倒退安倍是元凶?新闻

  原标题:日华媒:日本新闻自由度严重倒退 安倍是元凶?

  中新网5月6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日前撰文称,日本一直自诩为全亚洲最富裕最民主的国家,然而,这一所谓的自由主义国度,最近却被戴上了一顶不太好看也不好听的帽子——两大国际组织日前相继发声,批评日本新闻自由严重倒退。

  文章指出,一个是联合国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他在进行为期一周的实地调查后指出,日本媒体独立性的发展趋势“十分令人担忧”。另外一个声音则来自总部位于巴黎的非政府组织“记者无国界”。安倍晋三

  据其报告显示,日本媒体的自由状况比非洲国家坦桑尼亚还差。在180个国家中,日本排在第72位,比去年再下滑11位。而在六年前,日本还排在第11位。

  文章称,日本的新闻自由就像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细心的人会发现,日本新闻自由退步的时间,与安倍执政的时间基本上重合,让人不禁将罪魁祸首联想到安倍的身上。

  毫无疑问,安倍政府对新闻界的钳制与打压,正是造成日本新闻自由倒退的首要原因。自从安倍2012年再次上台以来,他的内阁就开始针对整个日本媒体界进行整肃,不断挤压日本新闻自由的空间。

  文章分析指出,首先是利用执政的优势,动用公权力干涉新闻自由。两年前,安倍政府推出国家秘密保护法案,在该法案下,如果新闻从业者询问被归为“国家秘密”的情报,将被关押5年,即使他们没意识到这一点也会遭遇牢狱之灾;

  前不久,主管通讯事业的日本总务大臣高市早苗又多次强调,日本国内一些电视台批判安倍政权的言论是“违反该国《放送法》第4条”,并声称“不排除停止电视台电波使用权的可能”,由此引发了“禁波”。

  其次是利用执政党的优势,动用自民党力量干涉新闻自由。最近日本自民党就有人跳出来,提议修改宪法,允许政府限制那些“有损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言论”。去年6月,自民党成员还敦促政府惩罚那些批评政府的新闻机构,而且向企业施压不要向这些媒体投放广告。

  最后是利用右翼团体的力量,采取大棒加胡萝卜的政策,一手打压反对声音,一手扶植亲信力量。

  2014年9月,《朝日新闻》因“慰安妇报道”和“吉田调查书”遭到日本保守派媒体围攻;2015年10月,前朝日新闻记者植村隆因受到日本右翼的投诉、骚扰而被迫中止在北海道北星学园大学的教学。

  文章还称,在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安倍不忘采取怀柔政策,在日本新闻界大肆培养、安插亲信。比如,安倍的好友、保守派商人籾井胜人即在2014年成为日本最大的公共广播公司NHK(日本广播协会)的会长,此举被认为大大影响了该机构的报道中立性。

  虽然说,安倍政府应该对日本新闻自由萎缩负主要责任,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日本新闻自由落到现在这步境地,日本新闻界以及日本民众也应多加反省。

  比如,随着安倍政府对日本新闻界控制的加剧,造成多数新闻从业人员“敢怒不敢言”,导致批评声音越来越少,“政治正确”、随波逐流的越来越多。毕竟,如果突破了政府划定的所谓新闻自由的圈圈,很有可能落得一个轻则卷铺盖走人,重则锒铛入狱的结局。

  因此,从保护自身的角度考虑,只能尽量规避风险,从而导致新闻界对政府干预的抵制力量微乎其微。联合国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也认为:日本媒体如果能齐心协力,保持自身独立性,原本是可以轻松抵制政府影响力的。但可惜他们没有做到。

  此外,身处“娱乐至死”的时代,如今的人们,更多地关注明星劈腿、小三上位,却很少意识到获得新闻的渠道正在越来越少,很少意识到客观报道的来源正在日益萎缩。因此,日本民众对政治的逐渐远离、对新闻自由的漠视,也可以说是日本新闻自由度倒退的一个因素。

  文章最后指出,如今的日本,是一个典型的“强政权、弱媒体”的状态。尽管从排名来看,日本媒体的报道自由还处于亚洲前列,如果结合社会现实来看的话,日本沦入“万马齐喑”的境地,恐怕也是不再遥远的事了。

相关的主题文章:
  • 民政部新闻办:“冰桶挑战”应避免娱乐化倾向新闻

    民政部新闻办:“冰...

  • 春推会姚笛成大热偷情新闻恐影响戏约姚笛文章偷

    春推会姚笛成大热偷...

  • 解密大学专业3期:新闻学沦为民工无用武之地?大学

    解密大学专业3期:...

  • 30年前《新闻联播》里的春节,太有年味了!新闻联播

    30年前《新闻联播...

LineID